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1-7

第一

  我和母亲走在林荫大道上,手牵着手。

  这条道路是两年前修成的,和普通的公路没什麽区别,只不过两旁并无人行

  道,而是种满了大树的树林。树林并不甚宽,均爲十米左右,如按我们走的
方向

  来算,左侧树林后是居民区,右侧树林后是铁路。这条公路位置偏僻,并没
有多

  少车辆经过,只是爲了这裏的少数居民出入方便,不过方便的还有喜欢遛弯
的大

  爷大妈,生活水平上去之后,拥有私家车的年轻男女也从中获利不少,你懂
得。

  我妈每天都要拉我来散步,我知道她是爲我好,但却极不喜欢。原因有二,

  一是这裏的环境并不太好,火车时而轰隆隆地响过,树林换成花坛也只还凑
凑活

  活。二是我妈很漂亮,被她牵着很别扭。诸位若问爲什麽别扭,和一个美女
散步

  还不知足?那是你们从没从做儿子的角度去想这件事。真的,我情愿自己的
母亲

  是一个容貌普通、啰哩啰嗦的中年大妈,每天穿着大裤衩子逼着我和她顶嘴。


  样,我很情愿牵着她的手去散步,没什麽丢人的。但若这个女人是我妈的样
子,

  ;那就需要另眼相待了。

  我妈全名周蕙荑,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算是知书达理的那种传统妇人一

  开始是纯真善良的少女,后来才变成妇人的啦。她年轻时容貌很美,追求者


  多,却被不起眼的我爸摘得,令人匪夷所思。我妈说,那时候我爸隔三差五
就给

  她写信,写情诗,她是爲我爸的文采所打动,才委身下嫁。我哑然失笑,实
在想

  象不出我爸那种俗气不堪的商人会有什麽文采。但外人看来,我妈慧眼识珠,


  爸而立之后财运亨通,虽说不上富甲一方,但在所居住的小区内估计没人比
得上

  我妈喜欢这裏的人和物,所以没有搬去更好的地方。令人羡慕,我妈也很满

  足,但一个成功的商人的想法与心思,衆位是知道的,有时候我妈也会一个
人独

  自咽泪,看的我很心疼。但接受传统「相夫教子」教育的她,忍气吞声,将
一门

  心思放在我身上,盼我成材。

  我很奇怪爲什麽母亲如此美丽,父亲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经常夜不归宿。她

  一米六七的身高,年轻时的身材偏瘦,现在丰满了些,刚刚好,腹部只弯腰
是才

  有一小圈肉。

  胸部很大,我偷看过她的内衣,是d杯。当她穿上那种紧身的裤子之后,可

  以看见她圆圆的丰满但不硕大的屁股,我不知道她的屁股是否下垂,这个很
难观

  测。

  2 她的腿修长健美,大腿很丰满,小腿并没有很好看的曲线,但在中年人来


  当属极品。一百零五斤,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我妈最让人感歎的是她的容
满,

  她已四十四岁,却有三十四岁妇人的俏丽容顔,但她的气质却又明显说明,
确实

  已入不惑,静待半百。三十几岁的少妇春心不死,这一群人仍十分在意自己
的形

  象打扮,自己是否吸引人,浮躁,容易出轨。四十多的妇人心静平淡,已把
生活

  看开,穿着随意我妈不邋遢,气度大方一些。我妈即是如此,唯一能令她激

  动的就是我的事了。

  我目前在上大学,大二,但处于休学阶段。原因简单複杂,有成绩不好名

  牌大学不太好混,失恋等诸多原因。归爲一点:暂时不想在学校呆了,离那


  伤心地越远越好。十月份回家之后,母亲对我百般呵护,把我当成了她怀中
的三

  岁孩儿,每天晚上都牵着我和她散步,助我恢複心情。

  我很感激母亲,但真的别扭无比。就如今天,隔壁楼的遛狗的张大妈看见我

  们,驱着她的大黄狗走过来,热情地说:「哎呀,小周,你儿子越长越像你
了,

  真俊!……」我妈很骄傲:「这孩子就学习还让人省点心,您也越来越精神
了!

  英英过来叫张姨。」我就得陪着笑脸听她们聊上十分锺。每当听着别人夸我

  长得像我妈,我就害羞且无奈幸亏邻居少,散步的人也不多。而不认识的人

  总投来异样的目光,似是在说「这一对夫妻不像夫妻母子不像母子的在干嘛?


  不要脸?」我妈爲了我可以不要脸,我却不能。我才二十岁,天天被这样看
着,

  有如针刺。我妈却茫然不知。

  今天我和母亲散步回来,已经八点了。磨磨蹭蹭收拾东西,我回房玩了会电

  脑,也九点多了。这时母亲在客厅向我

  ;喊:「英英,妈先洗了,你一会再洗行不?」

  我打了个机灵,回应:「行,你先洗吧,不用管我!」却把电脑待机,向客

  厅走去。由于刚才在网上看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心绪犹如猫抓狗挠,竟
把主

  意打到了妈身上去。但我家洗浴间设计的实在太好,不给我丝毫偷窥的机会,


  若借口上厕所,母亲也断然不会让我进去。于是我便守候在客厅沙发上,打
开电

  视,等待一览我妈的美人出浴图。电视放的是非诚勿扰,孟非叽裏呱啦说的
我心

  烦,让我更烦的是浴室的水声,女人洗澡怎麽这麽长时间?过了二十分锺,


  「吱呀」

  一声开了,我怀着滚烫的心情若无其事地看去,他妈的,真是亮瞎我的狼眼!

  母亲的及肩长发披散着,她正双手在脑后拢头发,这样一来,将两颗大乳球

  完全暴露出来。睡衣是纱棉的,不透明但很薄,两粒乳头清晰的打在衣服上,


  我敬礼。我不敢再看,若知道我如此看她,她势必向我发火回去换衣,那我
岂不

  没得看了。

  我把目光放在电视上,说:「洗完了?太慢了。」说着漫不经心地看她一眼,

  又说:「妈你越来越漂亮了,出水芙蓉啊!」这句话终是没忍住,说出了口。

  我妈瞪了我一眼:「死孩子!还学会和妈贫嘴了!哼!」我傻笑一声,打个

  哈哈。诸位看我前文所述,可能会认爲我妈是个林黛玉式的人物,她年轻时
可能

  真有那麽几分怯弱之风,文采之秀,但二十年过去,她也变成一个现代的普


  「高贵」妇人了。若她现在还是黛玉妹妹模样,早让我爸气死了。

  我妈说:「去洗吧!注意别又用错我的东西。」我看她在看电视,目光迅速

  地瞟了她一眼,从低胸圆领中暴露出两小瓣肉,雪白诱人。我的下面已肿胀
不堪。

  「等会把这个看完的,睡前我在洗。」我说。

  「嗯,随便吧。」

  3 我妈坐下,离我不远,我能闻到幽幽香气,随便瞥一眼,就看到顶着睡衣


  乳房。幸亏她穿着长裤,若再露出美腿,我可不保证自己还有自控力。

  母亲拢好头发,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对我说:「冰箱裏有葡萄,去拿出来吃

  了吧!」我暗叫一声苦,现在勃起的阴茎如刺刀一样顶着短裤,起身岂不是
原形

  毕露?我站起来测过身,佯装舍不得电视裏的节目,面向电视走去冰箱,终
于躲

  过一劫。在冰箱拿东西的时候,借冰箱门的掩护,不忘狠狠挑衅一下老妈的
胸前

  两点。唉,葡萄啊葡萄,我手裏有一袋几十颗任我摆布,我却只想要朝夕相
伴的

  那两粒。

  我将葡萄泡在盆裏,拿回去继续看电视。老妈突然问:「你这麽爱看这找对

  象的节目?」

  我说:「一般吧。主持人说话挺有意思的。」

  「你跟你对象到底怎麽回事?」

  我心裏一惊,妈果真还是想问这个。我休学回来没有告诉老妈具体的原因,

  只说心情不好舒缓一下,略提了一下女朋友的事,母亲果然放心裏去了。

  「没事,现在大学裏都这样。聚了散,散了聚的。」我敷衍道。

  「唉,孩子大了不由娘。以前你有心都跟妈说。现在长大了心思多了,却不

  告诉我,让人干着急。」

  我听老妈语气甚是悲伤,隐隐竟有哽咽之声,也顾不上她的胸前美景,秀丽

  容顔,赶忙说:「妈你别担心,都是小事,我告诉你,告诉你!」

  我靠过去,紧挨着她确是居心不良,说:「其实就是搞对象那点破事,

  我提早遇上了而已。」

  「啥事?」

  「女朋友劈腿,看上别人了。」

  老妈「哦」了一声,继续说:「你们谈多长时间了?」

  我非常不愿提及此事,因爲我很喜欢那个女生,被劈腿自然心中有道疤。于

  p; 是不耐烦地说:「妈你别问了。就是那麽普通一件事。我都不想提,你
也别提行

  不?咱们还是看电视吧!」

  老妈嘴上说不提不提,但关心之下仍三句不离主题:「英英啊,感情的事也

  不是小事。有的人闷心裏不说,结果病越来越重。有的人正面对待,直接面
对问

  题,虽然难受,但肯定能走出来。你说对不对?」

  我给她说的有些难受,想起往日裏对女朋友的好,她对我撒的娇,眼泪已经

  到达鼻子,就要进入眼眶。母亲还在对我说道,让我跟她吐露心声,我一动
不动

  直视前方的电视,但节目中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

  「妈是过来人,懂你心裏的难受。孩子,记住了,没有难到想跳楼的时候,

  就没有以后的成功。人都是泥裏坎裏曆练出来的,现在多吃点亏对你以后也
有好

  处。」

  我再叛逆,但在老妈这话之下,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想起女朋友的无情,

  冷淡的室友,在学校的种种不顺,一个人孤独喝酒的夜晚,又想到老妈如此
关心

  我,还是有人爱我的,感动至极。老妈看我流泪,比她自己受苦还难受,向
我坐

  过来一把搂住我肩膀,把我往她怀裏送,说:「没事,有妈在……」

  我如遭电击,感觉右臂处有一绵软之物紧紧贴着自己,伤心之情大减,细细

  感应之下,果真是老妈没穿乳罩的乳房。其实那些事早就难受过了,回家来
就已

  经好得差不多,但巨大诱惑之下,扑到妈怀中放声大哭,前面酝酿已久,因
此哭

  得情深意切。整个脸贴在老妈左乳之上,用鼻子死死顶住巨大的奶子,时不
时用

  嘴唇轻轻触碰下奶头,似入人间仙境。老妈自不会想到我的狼子野心,一颗
心疼

  得不得了,不住拍着我的背安慰我:「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有妈在,不用
怕…

  4…」

  老妈身上的幽香不住窜进鼻孔中,绵软的大奶子让我大饱脸福。我的鸡巴又

  已经坚硬如铁,但理智还在,只不过是紧紧抱住老妈倾诉罢了。哭了一会,
眼泪

  干了,再也装不出来,想说点什麽,但也不知道怎麽说。于是擡起头,望向
老妈,

  喊了一声:「妈……」

  妈仍在拍我的背,听到我说话,也看向我。我见她双眼含泪,说:「妈你别

  伤心,儿子不会灰心丧气,以后一定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儿媳妇。」

  「嗯,妈不伤心。妈其他都能忍,就是你受了委屈我……」说着,泪又下来。

  我心裏一惊,妈这明显话裏有话,急问:「妈,是不是我爸又对不起你了?

  他是不是又在外面玩女人!」

  妈一把推开我,抹着泪说:「胡说什麽!不许说这麽难听的话!」

  「我以后不认这个爸!」

  「你爸也不容易,在外面天天要应酬,见人要赔笑脸。他不回家也是爲了我

  们,现在哪一样东西不是你爸挣来的?你可不许这麽说你爸!」妈竟十分生
气。

  「妈!他不回家还不是因爲外边有女人!」我大叫。

  「不许胡说!」妈真的生气了,向我喊道。她站起来,呼一口气,平複心情,

  说:「快去洗吧!不要玩电脑了,妈先去睡了。」说完她走向厨房,洗把脸
便回

  到卧室。

  我一个人呆在那裏,心乱如麻。我希望母亲只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其实是

  希望自己有个普通平凡的家庭。老爸常年不在家,妈总是独自抹泪,这个家
根本

  不像个家。假如母亲是个普通女人,父亲也差不多就是个普通职工,即使没
什麽

  钱,我也毫无怨言,家裏幸福和睦就是了!

  现在一点性欲也没有了,洗完澡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电脑上床。合上眼却

  怎麽也睡不着,脑中都是母亲落泪的场景。俗话说孩儿是娘的心头肉,母亲
视我

  比自己还重要,我也很爱母亲,妈是我心目中家庭的象征,她若伤心,家中
就满

  布阴云,她若垮了,家就散了。她一个如此心高气傲之人放任父亲在外面胡
作非

  爲,全都是爲了我,爲了儿子能有个完整的家,否则以她的容貌气度,无数
追求

  者,早就离婚改嫁了。我心中恨极了我爸,爱极了我妈。

  脑中混乱一片,想了很多,甚至有把我爸摁在地上痛打的场景。一睁眼拿起

  手机看,已经一点多。我坐起身,想清醒一下不胡思乱想,奈何脑袋不由自
己控

  制,总想到最可怕的家庭分裂场景。心中十分担心母亲,她现在一定偷偷的
小声

  哭泣,甚至床头放了一大瓶安眠药!我摸索着开了灯,打开门向父母的卧室
走去。

  轻伏在母亲卧室的门上,没听到一点声音。这让我更加害怕,妈会不会真的

  吞药自杀了?于是试着轻轻推门,果然没锁。月光透过窗帘招进来已十分昏
暗,

  我只看见母亲侧身面向裏。我蹑手蹑脚,摸索着地面向前爬,终于摸到了床。


  于光线太暗,看不清母亲的脸,我只得轻踏上床,慢慢走过去蹲在她脸旁边,


  细地看着母亲,以确保她没事。不看不要紧,一看,心裏「嘭」一声,爆炸
开来。

  只见母亲侧卧而眠,眼角兀自淌着泪痕,光线的暗淡将她本就极少的皱纹完

  全抹去,一张虽不完美但令无数男人爲之魂夺的面容悄然绽开,向我幽幽吐
着香

  气。由于两只手臂的挤压,乳房几乎要从睡衣中挣脱出来,右乳更是露出一
大片

  雪白的嫩肉,浅浅乳晕一半藏在裏面一半在外面向我挑衅,令我鸡巴瞬间充
电完

  毕。我不敢再看,心中暗骂:「操!如此完美的大奶子竟属于我爸这傻逼!」


  备蹑手蹑脚下床。

  不料这时母亲手臂动了一下,嘴中嗯一声,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左肘撑着身

  5体,甩甩脑袋好似让自己更清醒。我大吃一惊,急中生智,坐了下来,说:
「妈,

  我怕你……」但结结巴巴,说了几个字就说不下去。

  母亲睡眼惺忪地看过来,楞了一下,然后向我扑过来将我一把抱住,娇怨地

  说:「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说着吻向我的嘴。原来房间昏暗,
我又

  背着月光,她竟把我当成了父亲。我霎时间头脑一片空白,来时绝没想过做
什麽

  禽兽之举,但本能让我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伸出舌头与妈搅在一起。迷糊间
两只

  手抓向妈的大奶子,隔着薄衣握住两只柔软,感动得几乎流下泪。这时没有
了手

  臂的支撑,我两都倒在了床上。妈不停地吻,她似乎十分沈迷于接吻,舌头
不停

  地吃我的舌头,舔我的牙齿,时不时从我嘴中逃出来舔我的鼻子。妈的嘴一
点口

  气也没有,有淡淡的甜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唾液澱粉酶。我有些喘不过
气,

  于是两只手抓着她的胸部向上推开她。

  妈说:「你就这麽喜欢和外面的女人做?我就那麽差吗?」她歎了一声,从

  我身上滚下。

  我岂能在此刻放弃,暗吼一声扑上去,压上她柔软无比的身体。我不喜欢亲

  嘴,于是攻击她的脖子,耳垂,两只手从下面探进她睡衣,狠狠抓住两只大
奶子。

  妈轻喘:「慢点揉,疼。」我哪肯应?刚才隔着衣服,现在肉贴肉零距离接

  触,爽的我想大声喊娘。摸了一会过够了瘾,我从脖子亲到锁骨,一路亲下
去,

  听着她嗯嗯的喘息,从衣服钻进去,贪婪地啃她的大奶子。啃完左边啃右边,


  口乳肉吸乳头,将一双大白兔啃得汁水淋漓。妈在上边笑我:「老鬼,这麽
急,

  早干嘛去了!」还拍了我的背一下。奶子被嘴占领,手就攻向屁股、大腿。
左手

  从裤子中游进去,抓住了妈的半边屁股,又几乎流下泪来。他妈的,真的是
奶子

  有奶子的软,屁股有屁股的滑啊!于是继续不断揉搓。右手在两条丰满?23;
腿间游

  走,手感虽及不上奶子与屁股,但自由一股丰满结实。更美的是,我右手揉
腻了

  大腿,伸向鼓鼓的阴部,刚触碰下,妈就「嗯」地一声,嗯地我心中一蕩。
于是

  伴着这仙曲纶音,我将手伸进内裤,直捣黄龙。感觉阴毛不少,但不杂乱颇
爲整

  齐。我虽只做过几次爱,但也驾轻就熟,轻易寻到了桃源洞。我手指滑过大
阴唇,

  钻了一点进去,妈一哆嗦,双腿紧紧夹着我的手,不只是不让我前进还是不
让我

  走开。

  她不停的喘,我已感觉下面有水渗出,于是食指左拨右弄,摁两下穴裏嫩肉,

  撚几下已勃起的阴蒂。妈立刻欲发如狂,全身炭火般热,尤其在我右手撚弹
阴蒂

  的时候,妈重重叫了好几声,腿几乎将我的手夹断。我想,看来妈香闺寂寞
久旷

  干涸,真难爲她这大美人了。

  我每次做爱都喜欢将前戏做得足足的,好让两人一交合立刻进入状态。现在

  我看妈已经差不多了,于是抽出右手将自己内裤向下扒了扒,弹出鸡巴,準
备提

  枪上妈。没想到手刚抽出,老妈已迫不及待,她意乱情迷地说:「别走……
嗯,

  对,别用手,用鸡巴操我。」我大吃一惊,没想到端庄的老妈竟说出这种话,


  才我仅仅说了句「玩女人」她就气愤不已。我一时呆愣,妈竟反客爲主,她
爬起

  来将我压在身下,脱掉自己上衣长裤,跨坐过来,说:「今天让我好好伺候
伺候

  你,省得你总惦记外面的女人!」我不由一阵冷汗留下,此刻坐在我身上,
两颗

  巨乳颤巍巍地挂在胸前,柔软细滑的屁股蛋压着我的肉棒,但她若过来仔细
看,

  定能看清我的脸,看见她身下的不是她丈夫,是儿子!妈低头,用手找到我
的鸡

  巴,仔细端详,说:「今天这麽硬,似乎比平时还大了一点。嗯,想家了吧,
乖,

  带你回家。」说完左手拨开阴唇,扶着我的鸡巴坐了下来。我头脑一片空白,


  6 觉得鸡巴进入一个又软又糯,又滑又有力量的天堂,妈那裏紧紧吸着我,
贴着我,

  我能清晰感受裏面每一片嫩肉。在鸡巴滑入阴道的一瞬,我死死抓着床单,
全身

  意识集中在龟头,感受妈赐予的温暖。妈坐下之后,「啊」地一声,长舒一
口气,

  然后闭着眼睛,起起伏伏上下套弄。我心下暗松一口气,但仍害怕地不敢乱
动,

  怕一动之下妈睁开眼睛看到真相。我死死地盯着妈,暗淡月光下妈如天女下
凡,

  她仰着头上下浮动,乳房也随着波涛起伏,双手按着我小腹,丰满臀部不停
砸着

  我大胯,冰凉的屁股蛋和火热的阴道相辅相成。

  「嗯……啊……」妈不停地轻声呻吟。我实在想伸出手去摸摸奶子,揉搓屁

  股,但又实在不敢。这样无法有其他活动分神,令我的龟头异常敏感,再加
上眼

  前的强烈刺激,套弄了不到四十下,我胯间一热,全身僵直,射了出来。

  我「噗嗤噗嗤」射了好几股子,感觉这虽是我最短但绝对是我最爽的一次做

  爱我初次都抽插七八十下才射的。两人都满身大汗,静止不动。我察觉母亲

  可能要睁开眼,于是手臂撑起来準备抱住她。没想到妈从我身上下来,蹲在
我身

  边摸着我的鸡巴说:「老罗你今天怎麽这麽快?好久没回家太兴奋了是不?」

  她始终没看向我,我吓得一动也不动。

  妈打了我大腿一下,继续说:「你舒服了我可还没有,不能放过你!」说完

  趴下,一张口,将已经疲软的鸡巴含入口中。

  操!口交!还是射了之后的口交!我只在小说中看过顺从的女主会在男人射

  了之后给他清理鸡巴,却没想到这种幸福无比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妈当然不是


  我清理鸡巴,而是想让我重振雄风。我很奇怪爲什麽如此端庄的老妈爲什麽
如此

  ……嗯……淫蕩。是太过饑渴?还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床下贵妇床上蕩妇?

  ; 妈的舌头不断挑弄我的龟头,用舌尖钻我的马眼,我立刻又硬了起来,妈


  边用手扶着鸡巴一边用嘴套弄,含含糊糊地说:「嗯……嗯……还挺快。」

  我从没享受过如此待遇,妈的口技十分之好,从棒身到龟头无一不照顾到位,

  又舔又钻,爽的我魂都掉了。我勉强擡起头,看见模糊中一个美妇人跪在床
上,

  头发披散下来,撅着雪白的大屁股,晃着柔软的大奶子,脑袋上上下下地舔
我的

  鸡巴。人间天堂,莫过如此。

  突然,妈用舌头钻了一下我的马眼,我一哆嗦,不由自主地喊:「啊!妈…

  …」

  这一下可捅了天庭。妈惊讶地擡头,低声喝问:「什麽!?」我紧张地向后

  挪了挪身子,知道事已败露。妈慢慢地爬到床头,打开吊灯。霎时间屋中如
白昼

  明亮,只见妈全身赤裸,一只手还按着开关,一只手扶在床上,桃形大奶子
垂在

  胸前,两只粉红奶头娇羞地挺立着真不容易,人到中年奶头竟然还是粉红,

  三角区域阴毛乱糟糟的,原来已被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粘得乱七八糟。她潮
红的

  脸立刻变得煞白,说:「你……你……」

  我不知哪裏来的勇气来自狼心和色胆,沖下地在床边一把抱住妈,亲着

  她的脖子,说:「妈,别怕……没人知道咱的事。」

  妈被我扑倒在床上,双手乱捶,大喊:「放开!滚!你个畜生!……连你妈

  ……」她奋力推开我,我也真被她推开一些,不过这样我的脸正好对着她的
脸,

  我一边揉着她的大奶子,一边说:「我只想来看看你,怕你伤心出事。是你
把我

  当成爸的,可是你主动的……」

  妈仍奋力推我打我,说:「我可是你妈啊!你个畜生!我们这是乱伦!要是

  让人知道了还有脸不?」

  「乱都乱过了!刚才我也射了,已经发生了就别担心了。妈,再给我一次吧!」

  7 我兴奋地去亲她的脸,手不停地揉她的大奶子,同时鸡巴在寻找入口,到


  乱拱。

  但妈夹得很紧,我不得入内。

  「滚开!我数到三,你不滚开我们明天就断绝母子关係!」她双手撑着我的

  肩膀,费力地说。

  我怎麽可能滚开!「不滚!以后你还是我妈,也是我老婆,我以后不娶了,

  只和你过。」说完我拿开她的手,用嘴啃、嘬她的奶子。

  妈伤心欲绝,但仍奋力抵抗,她双手乱打,双腿乱蹬,想把我踢开,这可便

  宜了我。我找準时机,几个扭动间,身体就隔开了她两条腿,小弟弟和小妹
妹仅

  一步之遥。妈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紧要的时刻,我如一进去,就不可挽回。
她奋

  力撑起身体,右手「啪」打了我一个大嘴巴,喊:「畜生!要想我还是你妈,


  在就滚出去!」

  我被打得眼冒金星,一股怒气上来,蛮劲大发,将手从两乳移动到胯部,鸡

  巴对準地方向前挺去。

  妈抓着我的手臂,喊:「别!」我第一下没刺进去,龟头顶到了妈的阴蒂,

  她立刻娇喘一声,然后对我的手臂又掐又拧——这是没有力气抵抗的表现。
我忍

  着痛,对準洞口,把龟头捅了进去。一圈嫩肉紧紧地包着我的龟头,爽的我
想说

  髒话。我慢慢地把鸡巴向裏推,充分感受妈阴道的水滑,紧緻。在我插进去
的时

  候,妈不打我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大口喘着粗气,像是对死亡来临的无
奈,

  又好像是对我的期待,一直轻声说,别,别,别。我送进去三分之二,心裏
激动,

  忍不住腰部发力,一下子全捅了进去,耻骨相贴,外面毛茸茸的甚是舒服,
裏面

  妈的阴肉紧紧吸着我的鸡巴,更刺激无比。但其实肉体上的快感全部来自于
精神,

  最令我发狂的是躺在?05;胯下,阴道含着我肉棒的是美丽端庄的母亲。我在
黄色小

  说的影响下,无数次意淫过妈的身体,但道德的束缚和对母亲的敬爱让我没
有丝

  毫蠢动。现在妈赤裸着乳房,双腿打开仰在床上和我交合,美景比我原来的
幻想

  更美。

  我的手又回到两颗令人爱不释手的大奶子上,抽插了两下,美不堪言。这时

  妈已经放弃了抵抗,侧过头不看我,突然两行清泪从眼角滚落,打在我心裏。

  我脑中一惊,心生悔意,但仍没停止抽动。我趴下去吻住妈的脖子,说:

  「妈,我爱你,我爱你。」

  妈无神地说:「你要是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否则就真的晚了。」

  妈突然回过神来,不知哪来的力气,使劲推我的肩膀。我险些给她推开,分

  出手拉住她推我的手,另一只手按在奶子上防止她起身,同时下身更猛烈的
抽插。

  妈显然来了快感,哼了几声,但仍不停地推我,打我。我一边揉她的大奶子,

  一边说:「妈,我爸对你不好,我对你好,我……我补偿你。」

  「滚……嗯……啊……滚开,你个……混账……啊……没你这麽个……嗯…

  …儿子。」妈已经气喘吁吁,快感如潮水涌向她的身体。

  此刻妈已不再掐,不再锤,只是双手推着我的肩膀,不让我靠近她。我只能

  揉她的奶子,感到不满足,于是拨开她的手,俯下身去亲她的嘴,同时下身
「啪

  啪啪」奋力击打着似浪中小舟的母亲。妈将脑袋向右侧去,闭上眼睛躲开我
的亲

  吻,但嘴中仍不停地哼哼。

  我略感不爽,直起身把住她的腰,使劲来了几下大的。若在平时我这几下非

  快射出来时才敢使的,但已射过一次,持久度增加,现在是又硬又持久,信
心十

  足,实是平生最佳状态。妈没想到我突然发力,扭过头害怕地看向我,喘着
大气

  说:「别……别……啊!……别……我……我……啊……」

  8 看着妈如波浪般不停滚动的大奶子和欲拒还迎的样子,感到此刻死了也愿
意,

  我双手死死把住她的腰,奋力向她撞去,鸡巴带着白沫大力快速地夯动,妈
的膣

  肉一下一下蠕动收缩,紧得我魂飞天外。

  妈给我夯得快散了架,此时她的腿已经盘上了我的腰,紧紧缠着我,但仍不

  停地说:「别……别啊……畜生……别……我……」

  我骤然停下,说:「妈你说什麽?让我停下吗?」我他妈真是深受色文影

  响

  妈意乱情迷地说:「别停别停……别——」突然醒悟,向我怒叱:「滚!」

  我伸出左手死死抓住妈的奶子,不住的揉搓。右手向妈胯间探去,使出对付

  女人的大招使得并不纯熟,当然是从A片和色文中学来的,按,撚,搓妈勃

  起的阴蒂,同时猛然发力,继续大力夯进抽插。

  如果说妈刚才强忍快感轻喘呻吟,现在则完全喊了出来:「啊……啊……别

  ……不要……弄死我了……我要死……了……要去了……啊……」

  左手继续使劲住抓奶子,乳肉从手指缝间溢出,如果是妈平时早就喊疼了吧。

  右手不停地撚、搓阴蒂,挑逗那粒小豆豆。我死死地盯着妈,大力抽插。妈

  死死地盯着我,不停地喊:「你个混蛋……要让我……让……我……啊……
爽死

  我了……太爽了……我要去了……要……我……真的不行……了……爽死了
——」

  我满面通红,拼了命的抽插,感觉鸡巴已经麻木了。妈的阴肉紧紧吸着鸡巴,

  龟头的摩擦传入大脑,我尽力抑制。

  我大吼一声:「妈!爽不爽!」同时用尽最大利器向前推进,啪啪啪作响,

  恨不得把自己全部塞进去。

  妈突然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左臂,癡迷地看着我:「别……别让我高潮……啊

  ……爽……太爽了……操死我吧……以后天天操我……操我……高潮……」

  突然她全身紧绷,指甲抓紧我的手臂,大叫一声:「啊——」我要被夹断了,

  裏面本来已经洪水泛滥,但仍感到一股子水沖出来,阴肉不停收缩,紧紧抱
着我

  的小弟弟。

  妈的呆滞表情持续了二十几秒,我也停止了抽送,等她放松下来,说:「妈,

  我爱你。」

  她有气无力地说:「滚……滚开……」

  「妈,你高潮了,可我还没射呢。」我又开始抽插,不过速度很慢,力道也

  轻。

  妈用手理了理淩乱的头发,然后就躺着不动了,任我作爲。她奶子上全是我

  的抓痕,脸红如苹果,眼睛半闭,意乱情迷。这样子让我爲她死了也值得。
我慢

  慢加快速度,不一会,妈眼睛睁开,重新焕发精神,不过,随着睁开的眼睛,


  行泪水也从额角滚下。她说:「冤家冤家……真是冤家……」

  我说:「妈,儿子是妈上辈子的情人。」

  「英英,你说……啊……你爱妈吗?……哎呀……」她认真地看向我,强忍

  快感。

  「爱,当然爱。我一辈子爱你。」我说。

  「那你能抱妈起来不?」她忽然笑了一下。

  我不由一愣,继而大喜,这他妈是我最喜欢的姿势。我俯身下探,让妈搂住

  我的脖子,我双手抓住她丰满细腻的屁股蛋,将她抱了起来。

  妈的奶子紧紧贴着我的胸膛,阴道套在我鸡巴上,全根没入,她在我耳边说:

  「现在我们没有间隔了,动吧。」

  我嗯了一声,抓着她的屁股开始抽插。妈的奶头摩擦着我的胸膛,屁股掌握

  在手中,阴道紧紧包裹着我,而且现在还顺从了我,我幸福地上了天堂。

  抽插渐渐变快,妈轻声喘息。我情欲发狂,死死抓住妈的屁股,擡起——落
9下,用最快的速度大力夯动。妈立刻像第一次那样喘叫,不过说的是:「啊……

  爽……美……美死了……今天要死……两次……啊……太美了……好孩子…

  …妈爱你……」

  我大声吼叫:「妈!我也爱你!」

  妈不回答我,只是喘叫:「啊……啊……啊……呜呜……嗯嗯……」

  我突然停下,说:「妈,我想吸你奶子。」

  妈说:「你别停,继续,继续。」同时腾出一只手抓住自己左边奶子往上擡,

  我低下头大口咀嚼妈香喷喷的乳肉,啃了几口,说:「妈,我想一直吸着,
你别

  放开。」妈着急说:「你快点动吧,我不放开。随便你吃。」我嘬住了妈的
奶头,

  不停地吸,同时下边开始狠狠地奋力抽插。我眼睛向上瞟,只看见妈低着头
迷乱

  地看着我,眼睛中充满欲望,嘴裏胡言乱语不知说些什麽。我的感觉已经非
常强

  烈了,于是张大口咬住妈奶子,吞进去一大片乳肉,牙齿咬着乳肉,舌头不
停地

  舔乳头。阴茎胀大到极点,飞快地打桩,我也不像第一次那样顾忌妈的快感,


  是拼了命的操,使劲地操,想让自己快点到高潮。

  啪啪啪啪啪啪——

  「好儿子……让……让妈高潮……太爽了……你真厉害……我……要高潮…

  …」

  我一声不吭,全部力量集中在胯部,妈在我身上大起大落,阴肉滚出又翻进。

  我感觉自己快要射了,抽插更加猛烈。

  妈断断续续地说,带着哭腔:「真……真好……妈爱你……你操死我了——」

  说着,妈突然张口咬住的肩膀,呜呜呜叫起来。同时阴道内涌出一股淫水,

  膣肉紧紧夹着鸡巴。

  我「啊——」一声大叫,被妈夹得魂飞天外,鸡巴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射击。

  我双腿僵直,几乎抽筋,妈此时还在咬我的肩膀。我轻声说:「妈,疼。」

  妈松开嘴,头趴在我肩膀上。我全身无力,向前倒了下去,将妈压在床上。

  一时沈寂,我沈浸在幸福中,妈沈浸在痛苦中。

  突然妈哭了,她一边抹泪一边说:「还不起来!快滚!」

  我耍赖,躺在她胸口上,叼着一个乳头,说:「不走,妈,我爱你!」妈双

  手轻抚我的头发,温柔地说:「妈也爱你,但是我们不能这样。现在大错已
经铸

  成,就只能尽力忘了它。想得到的你已经得到了,对不?忘了吧……孩子…
…」

  「不,妈,我忘不了!」

  妈突然声色俱厉地说:「以后不许你进这个房间懂不!以后不许碰我!滚!」

  我吓了一跳,站起来说:「妈,你刚才还说让我天天操你呢!现在怎麽这样?」

  妈大怒,也站起来向外推我,哭着说:「滚!你这个畜生!以后别进这个屋!」

  我被她推出屋,回头看。妈晃动着丰满红白相间的大奶子,大腿上淌着我的

  精液,望着我,语气又轻柔起来:「明天起我还是你妈,你还是我儿子,忘
了今

  天。否则我死给你看。」说完「嘭」关上了门。

  我敲门:「妈,你被难受,我不让你生气了,别想不开!」

  妈在门那边说:「别担心妈,我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明天起咱们一切

  照常。」

  我悻悻地回到卧室,品味着刚才的一切。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NO.00591 立花サキ(2)[25P]
下一篇
妈妈是我的肉玩具

猜你喜欢

  • 何不在平凡中堕落 1-7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863阅读

  • 迷情的饮料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877阅读

  • 婊哥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473阅读

  • 好色家族的秘密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334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