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魔霸16~20

2020-04-16 18:53:13 来源:
第十六章 被人陷

原来,柳茹仙先前正在房间裏面沐浴,发觉被人偷窥,连忙穿好衣服追了出来,不知不觉就追到了天池,她在追的过程中,看见那人手中拿着一把剑,这剑柳茹仙当然认识,因为这把剑是她送给大师兄张俊的,她现在见到杨小天手中拿着「清风剑」,心想,剑怎幺会在他的手中,难道他就是偷窥自己沐浴的人吗?

但是为什幺「清风剑」会在他的手中呢,这剑明明是自己送给大师兄的啊。

「师姐,你怎幺来了?」杨小天好奇的看着柳茹仙,真是越看越喜欢,脸上不由露出一副色狼样出来,本来他就打算追柳茹仙了,也没有去想那幺多。

柳茹仙见到杨小天的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本来杨小天上了天山后,她觉得杨小天长得帅气,又会说话,所以一直以来都很照顾他,从而有点忽略大师兄张俊,她想大师兄会明白自己的心意的,所以也没有去管那幺多,今天晚上,她没有想到自己沐浴会被人偷窥,而且还是拿着「清风剑」,本来她以为是大师兄做的,现在见到「清风剑」在杨小天手中,自然而然想到这事是由杨小天所为,虽然不知道「清风剑」为什幺会在杨小天的手中,但是她内心已经认定。

「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太让我失望了。」柳茹仙哼了一声,準备转身离开,既然知道是杨小天做的了,她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以后要提防着他就行了。

「你说什幺呢,我怎幺一点也不明白啊?」杨小天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自己什幺事情也没有做,师姐怎幺会这幺说自己呢。

「你自己清楚就行了。」柳茹仙也不想多说,当下冷冷道,看清杨小天的面目就行了,直接转身离开,留下莫名其妙的杨小天在原地。

第二天早上,柳茹仙找到张俊,「师兄,我送你的『清风剑』怎幺会在师弟手上啊?」原来,柳茹仙回去想了一晚上,觉得事情总有一丝的奇怪,为什幺「清风剑」会在师弟杨小天手中呢,难道是大师兄送给他的,这「清风剑」可是自己送给大师兄的定情信物,来表达自己对师兄的爱意,怎幺突然间在了小师弟手中,所以这件事情必须问清楚。

「师妹,你知道了啊。」张俊歎了口气道,「前些日子,师弟看见我手中的剑觉得十分喜欢,就向我索要,做为师兄的,又怎幺能不给他呢,毕竟他是最小的师弟嘛。」

「原来是这样,我是说剑怎幺会在师弟手中。」柳茹仙知道剑是张俊送给杨小天的后,心裏鬆了一口气,看来昨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杨小天做的,心裏不免讨厌起杨小天来,「但是师兄,你明明知道那剑的含义,为什幺要给他呢?」

张俊俊脸微笑的看着柳茹仙道:「师妹的心意,我是知道的,就算没有剑,也没有什幺啊,再说小师弟喜欢,我们做师兄姐的,也要多照顾他,如果师妹不高兴的话,我就去把剑要回来吧。」

柳茹仙道:「不用了,只要知道师兄的心意就行了。」她一边说,心裏一边在想,自己去要回来就行了。

「师妹不怪我吗?」张俊问道,接着歎了一声气,像是表达自己对那宝剑的不舍。

「我干嘛怪师兄啊。」柳茹仙听到师兄的歎气,知道师兄还是不舍得那把宝剑,毕竟那是自己的心意,于是心裏暗忖:「我会把剑拿回来的,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想起昨天晚上杨小天登徒子的模样她心中已有了计较。

当天晚上,杨小天的心情无比兴奋,本来他还打算打动出击追求三师姐柳茹仙,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柳茹仙会主动约自己,杨小天早早的就来到了相约的地点,柳茹仙终于出现了,看得出来,柳茹仙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比平时更加靓丽妩媚,今晚穿的是一身紧身的紫色衣裙,把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展现无余。

杨小天笑道:「不知道师姐约我出来,有什幺事情呢?」

柳茹仙妩媚的嗔道:「难道约你非要有什幺事情才行啊。」说完附在杨小天耳边暧昧道:「师弟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吐气如兰,美人幽香传入鼻中搅得杨小天心中痒痒的。杨小天想不到平时灵秀清雅的三师姐柳茹仙发起媚态来是如此诱人,差点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不过他马上控制了一下自己,因为他觉得柳茹仙的态度实在是奇怪,平时大家都是相敬如宾,为什幺会突然变化这幺大呢,这中间肯定有问题,于是淡然问道:「我感觉得到你心裏根本就对我没有意思,师姐就直接说吧,有什幺事情。」

柳茹仙想不到杨小天会如此直接,依旧做着笑脸道:「怎幺会呢,师弟肯定会意错了。」

杨小天摇了摇头道:「师姐就直接说吧,师弟我没有会意错。」语气哀绝,极其失望。

见到杨小天执意如此,柳茹仙也不在做笑脸,当下冷然道:「好,我就直接说了,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偷窥我沐浴,还有把你手上的这把剑还给我。」

「什幺?」杨小天一呆,『偷窥沐浴』?自己昨天晚上一直在天池练习武功,后来遇到一个黑衣人送给自己这把剑,自己什幺时候跑去偷窥了啊,「师姐是不是有什幺误会,师弟我昨晚一直在天池这边。」

「废话,没有误会,肯定是你,我认得你手中的剑。」柳茹仙断然道,她没有想到杨小天居然不承认,不由内心更加讨厌起杨小天来,「这剑是我送给大师兄的,师兄说前几日就送给你了,昨天晚上肯定是你,我一定要告诉爹娘,这件事情。」

听到这裏,杨小天算是明白了过来,自己被人陷害了,陷害他的就是大师兄张俊,他没有想到张俊会是如此的卑鄙下流无耻,自己上山以来,都在修身养性,居然敢这幺陷害自己的,杨小天心裏不由抓狂起来,他知道现在自己说什幺也没有用,三师姐柳茹仙心中肯定认定是自己做的,双眼看着柳茹仙脸上的痛心疾首,几声大笑后朗声道:「我杨小天敢做敢当,的确我对师姐你有爱慕之心,但我不会卑鄙到偷窥你沐浴,既然你说是我做的,我也不想去解释那幺多,此事天知地知,剑是昨晚一个黑衣人送给我的,既然师姐你说是大师兄送给你的,我现在就还给你,你要告诉师傅师娘尽管去,我杨小天敢做敢当,问心无愧。」

柳茹仙没有想到杨小天会说出如此大义凛然的话出来,当下愣道:「你这是?」

杨小天自嘲道:「既然此剑师姐说是你送给大师兄的,可见师姐对师兄的情谊,如果此剑在我手中,师姐肯定不会开心,师姐不开心,我拿着此剑又有什幺用呢,只要能让你开心,我愿将剑还给你,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我没有偷窥你沐浴。」

看着杨小天真挚的眼神,他说的每字每句都震动了柳茹仙的心,正準备说话的时候,一条黑影从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扑了来,道:「把宝剑拿来。」说话的同时伸手抓向杨小天手中的清风剑。

第十七章 掉入悬崖

杨小天没有想到此处还有人,随着黑影的逼近,杨小天巧妙的躲避开来,动作有若行云流水,顺畅无比,此时的他可不是上山时候什幺武功也不会的小子了,体内的火龙果和百年魔神邪功的苏醒,让他慢慢变得强大起来,不过黑衣人好像早就猜测到杨小天会这幺躲避,在杨小天躲避的时候,身影一闪,又接近了杨小天,同时手中运气向杨小天挥了一掌,强大的内力排山倒海的向杨小天袭来,杨小天眼见躲避不了,只好固定在原地运气在一只手掌上面,抵抗着黑衣人的进攻,砰的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内力碰撞,把杨小天足足震退了几步,而旁边的柳茹仙见到有人袭来,一出手就是天山派的绝学《修生心经》裏面的「幻形腿」,那黑衣人好像知道柳茹仙会攻过来,随手一挥,柳茹仙就会震退了几步,好强大的内力啊,柳茹仙心叫不妙,连忙施展轻功来到杨小天的身边,盯着黑衣人道:「你到底是谁?」此人身形看起来好像极为眼熟,可是她一时间又认不出来。

黑衣人见两人站在一起,心中恼怒道:「我是谁跟你没有关係,快点滚开。」

话完就运气内力向两人袭去,看样子,黑衣人明显想杀两人。

由于柳茹仙站在杨小天的前面,杨小天眼见内力袭来,怕柳茹仙受到伤害,怒不可竭,道:「你敢伤害她。」左手狠狠打出一掌迎了上去。

又是轰的一声,强大的内力产生碰撞发出巨大的声音,杨小天明显没有黑衣人厉害,后退几步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柳茹仙见到杨小天的模样,连忙把杨小天扶住,待杨小天脚步平稳后,一个飞身向黑衣人攻去,不过黑衣人的武功实在太高,两三下之间,柳茹仙就被打倒在地,柳茹仙不服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运了一下内气,继续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没有想到柳茹仙还会进攻自己,心中越发愤怒道:「我本来不想杀你的,这是你自找的。」说着掌上真力运起,碰的一声,柳茹仙口中『啊』了一声向面悬崖直坠下去。

旁边的杨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师姐柳茹仙的身影望悬崖坠去,连忙口中说道:「你居然杀了她。」说完朝黑衣人扑了过来。

此刻黑衣人向是更加火大,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运起内气,向杨小天袭去,跟着,杨小天也「啊」的一声,落下悬崖。

悬崖好像很深,杨小天在掉入的那一刻,就看见师姐柳茹仙在他的前面,他没有死亡的慌张,反而给自己加重了一下倾斜的力度,也不知道是内力的作用还是老天开眼,杨小天居然抱住了师姐柳茹仙,而由于下滑的力度加大,柳茹仙紧张的抱住杨小天,这个时候,我们的主角杨小天居然还不怕死的说:「师姐,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情啊。」

在这坠入悬崖,两人相互拥抱的绝美时刻,柳茹仙听着杨小天口中的话,不由芳心大动,正準备说什幺,突然眼前一黑,然后什幺知觉也没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小天微微醒来,本以为自己应该全身疼痛,但是此刻一点事情也没有,反而感觉到体内一热一冷两股气流从丹田之处流出,在周身运转,气流行到处,如沐春风,舒服至极,最后又彙聚到丹田之处,这时候,杨小天感觉自己能动了,于是强用力的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他心想,肯定是体内的功力救了自己,不由开心起来,这时候,杨小天想起自己是和师姐柳茹仙一起跳入悬崖的,于是连忙四周看了看,只见直接柳茹仙犹如死尸一般的躺在自己的身边,脸色苍白,杨小天吓了一跳,连忙用手对準柳茹仙的鼻子,不幸中的大幸,师姐柳茹仙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第十八章 幻境之中

杨小天伤心欲绝的看了看只有半丝气息的师姐柳茹仙,口中喃喃的说道:「师姐,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不会。」说完,心想自己可以从那幺高的悬崖掉下来一点事情也没有,是因为体内的内力保护了自己,如果自己把内力输送到师姐的体内,或许可以救到师姐,想到这裏,杨小天当下扶起柳茹仙,自已盘膝坐好正对着柳茹仙,然后用双手对準柳茹仙的玉手,运了一下自己的内力,把自己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从手间输送到柳茹仙的体内,杨小天是第一次用内气给人治疗,所以也不是清楚应该怎幺做,当输送了几分钟后,杨小天睁开自己的眼睛,看见师姐头部缓慢的冒起一丝雾气,他心想,看来自己的内力还是有用,于是加大了输送的力度。

又过了一会儿,杨小天耳中听到师姐柳茹仙嘴裏发出一丝丝难受的声音,心下狂喜,知道师姐快好了,于是更加源源不断的将自己的内力输送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小天感觉脑部轰的一声,接着便是晕了过去,一点知觉也没有了。柳茹仙被杨小天百年内力输送到体内治疗,很快便恢複了过来,她渐渐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上正趴着一个人,这人正是杨小天。

柳茹仙美目看着杨小天那苍白如纸的俊脸,还有自己摔下深渊不死,及刚刚在昏迷期间好像有人为自己疗伤的感觉,她大概也明白了是什幺回事。此时的柳茹仙,心中有有一种对杨小天有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觉,她清楚的记得,在遇到黑衣人之前,杨小天那真挚的眼神看着自己说没有偷窥自己沐浴,也清楚的记得在掉落悬崖的时候,杨小天抱着自己叫自己不要害怕,想到这裏,柳茹仙的芳心突然乱跳了几下,自从师弟上山后,自己经常都和师弟混在一起,没有时间理会师兄张俊,本来她以为自己只是对师弟刚刚上山,多一丝照顾,现在看来,这照顾还多了一丝的爱,原来,在时间的流逝之中,自己已经对师弟有了男女之情,所以才会忘记师兄,昨天以为是师弟偷看自己沐浴,心裏才会那幺气愤,那幺伤心,但是师弟那真挚的眼神的告诉自己没有,或许内心更多的是相信他的,被那黑衣人打入在悬崖,柳茹仙知道了,这是那黑衣人的一个圈套,因为黑衣人使的武功明显就是天山派的《修生心经》裏面的武功,那黑衣人不是师兄张俊还是谁呢,柳茹仙的内心有种失望的感觉,同时也有一丝的窃喜,幸好自己看穿了张俊的真面貌,现在柳茹仙望着苍白脸色的杨小天,口中喃喃说道:「师弟啊,你怎幺这幺傻呢,我不但错怪了你,还欺骗了你,为什幺你要救我呢?」说着说着,双手轻轻抱着杨小天,让他更舒服的趴在自己身上。

严格的来说,杨小天只是因为内力输送过于猛烈,暂时性的昏迷,不过这昏迷,反而早就了日后的杨小天,原来,杨小天在昏迷的时候,脑中又出现了幻象,这幻象不是前面出现的武功招式,反而是一幅幅春宫图,一共有八幅图片,但是每一幅又图片又像是可以变化成无数幅图片,杨小天好奇的看着这些图片,虽然他还没有经曆过男女之事,不过在巴蜀家中的时候,调皮捣蛋的他没有少偷看过男女之事,所以当然清楚,这些图片虽然是交欢的姿势,但是仿佛又蕴含着另外一种高深的武功,杨小天目不转睛的看着,看着看着,突然想到,这些姿势就是自己前几次幻境裏面的武功招式演变而来,杨小天当下狂喜,很快,图片就消失了,杨小天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他努力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清醒了。

柳茹仙见到杨小天清醒了过来,口中高兴的说道:「师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杨小天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师姐柳茹仙的身上,觉得有点不妥,马上要起身,由于躺了很久,身子又点麻木,人又「啊」了一声,重重地趴在柳茹仙身上。柳茹仙关心的说道:「师弟你就别动了,趴在我身上吧。」说话那神情端庄圣洁,不容亵渎。

听到师姐这幺一说,杨小天在心裏一笑,口中说道:「也好。」说完真的趴在柳茹仙柔嫩酥软的身体上,脑袋就枕着柳茹仙饱满丰嫩的山峰上面,鼻中吸着由她身上传来如兰似芳的幽香,脸露癡迷的神情,其实杨小天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受了先前昏迷时候那春宫图的影响,当杨小天鼻中闻着从师姐柳茹仙身上传来的幽香后,杨小天感觉有些迷醉,下身的小兄弟居然不听使唤的坚硬了起来,更让杨小天吃惊的时候,脑海之中又出现那春宫图片,仿佛要带领着自己做什幺事情一样。

第十九章 魔由心生

柳茹仙感觉到杨小天的头部正在自己的胸前,芳心一颤,身为黄花闺女的她,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接近,不过她自己叫杨小天躺在身上的,所以内心虽然害羞,还双手还是没有推开杨小天的意思,只是心裏在想:「这小师弟到底是什幺样的人呢?」

杨小天明显感觉到师姐柳茹仙的变化,当下说道:「师姐你怎幺了?」

听到杨小天这幺说,柳茹仙心中暗笑,口中道:「没有什幺。」

杨小天的脑中,那春宫图依旧不断停留转换,又像是在教习杨小天这不懂风情的小男人怎幺去进行男女之情,本来杨小天想以说话来分散这春宫图对他的影响,反而更加加剧了那莫名的冲动。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杨小天躺在师姐柳茹仙丰满的身子上面,怕自己一动,真会忍不住做出什幺事情出来,但是这沈默的气氛,又有点怪异,突然,柳茹仙开口问道:「你为什幺要损耗自己的真气来救我啊,这真气不是天山派的,是你们杨家的吗?」

杨小天道:「我……我只知道当时我绝不能让你就那样死了,师姐,说出来你不要生气,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很伤心的,因为我喜欢上你了。」本来杨小天不打算说自己喜欢上了柳茹仙的,但是一想到在这深渊下面,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如果此生只能在悬崖了,自己不说,可是浪费了那幺一个大好机会。

这些话,柳茹仙听在心裏,十分感动,双目不由一红,口中说道:「我先前误会了你,你不怪我吗?」

杨小天轻笑道:「有什幺好怪的,都是中了奸人的计,而且为了师姐你,是值得的,谁叫我喜欢师姐你呢。」

杨小天的话,柳茹仙听在心裏,感觉十分的甜蜜,特别是最后一句『喜欢自己』,更是让柳茹仙的芳心砰砰乱跳,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时间就又在这无声的空间裏面流逝着,久良久良,柳茹仙才开口道:「师弟……」但一开口,又不知道说什幺。

杨小天微微的擡头,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柳茹仙那娇嫩的脸颊,柔声的说道:「师姐,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柳茹仙看着杨小天深情的眼神,道:「师弟你……」

杨小天继续说道:「师姐什幺也不必说,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我会给你幸福的。」

柳茹仙点了点头,此时此刻,她的芳心正式接受了杨小天,从今以后,她的心中,只有杨小天一个男人。

过了一会儿,杨小天说道:「师姐,为什幺昨天晚上你会认为是我偷窥你沐浴呢,还有那黑衣人你知道是谁吗?」

柳茹仙想了一下道:「当时你手上拿着『清风剑』,而且我追那人的时候,那人手中就是拿着『清风剑』,当我追到天池,看见你手上拿着『清风剑』,自然就认为是你了,哎,我真是错怪了你,那黑衣人可能是大师兄吧,我真的想不到他会这幺做。」本来她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也由不得她,想起以往对大师兄的情谊,那感觉就如过往云烟,真是来的快去的快,内心虽然有一丝的悲伤,但是更多的是庆幸,幸好师弟上山后,心意一直在师弟的身上,要不然就真看不清楚大师兄的真面目了。

杨小天感觉到柳茹仙对大师兄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丝情谊在裏面的,现在柳茹仙亲口说出那黑衣人是大师兄,他心想,师姐肯定会有一些难过,于是反手把柳茹仙抱在怀中,给以她无声的安慰。

宽阔的胸膛,温暖的臂弯,让柳茹仙此刻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或许这就是她需要的幸福吧,柳茹仙安静的在杨小天的怀裏睡着了。

杨小天看着柳茹仙恬静的脸,欣慰地抱着她,心中有种豪气万丈的感觉出来,他在心中发誓,要好好的保护怀中这个女人,杨小天看着柳茹仙,一边在想,自己上天山都在修心养性,每天修炼武功,居然被大师兄耍得团团转,还敢把我打下悬崖,我杨小天只要能出去,不把你大卸八块我就不姓杨。

杨小天本就不是什幺老实人,这一次的经曆,更加让他坚信了自己年少时候的梦想,随兴所至,随心所欲,再也不会去管那幺多了。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杨小天,是不好惹的。

第二十章 机缘巧合

不知不觉间,杨小天的心境慢慢的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主要来自他自小对正道魔道的看法,另外再加上内心受到魔神邪功的影响,魔神邪功本就是上古守护神州大地的奇人——风所创,后来这位奇人以魔道原地飞升,进入天道,留下真正的四大奇书之一的《魔神邪功》,后来被魔王霸风因机缘巧合下得到,成就了其一翻霸业,不过他并没有参详到其中真正玄机,就是在武功招式的同时,另外隐含着一种高深的双修大法,风本就是随情而欲的风月中人,在自创《魔神邪功》后,更将双修大法隐藏在武功招式之中,留给后人,希望后人能够看破玄机,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风之所将双修大法蕴含在武功招式裏面,是因为修炼双修大法后,人心会有所改变,会突破伦理,随情所欲,一般人是不会的,只好等待有缘之人),而杨小天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无意中发现了这隐含的双修大法,双修大法的发现,导致魔神邪功在杨小天体内完全苏醒,等待着天下的,将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魔王,一个有血有肉,只爱女人的魔王,他所带来的,将是一场全所未有的浩劫,应该说是全天下美女的浩劫。

柳茹仙小睡了一会儿,就已经醒过来了,看着自已躺在师弟杨小天的怀裏睡着了,她「啊」了一声,道:「你?」

杨小天笑道:「我没有对你做过什幺?师姐别惊慌。」

柳茹仙知道自己的举动使得师弟误会了自己,连忙解释道:「师弟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到你还受了伤,还这幺抱着我。」想不到柳茹仙是如此的心细,杨小天微笑道:「没有什幺,本来我就好了的,先前昏迷只是过度用了内力。」

「这幺神奇,对了,师弟,你的内力是你们杨家的武功吗?」柳茹仙有点好奇的问道。

「不是,是一个高人将他百年内功传授给了我。」杨小天顿了顿道:「不过我现在还不是很会运用,不然先前就不会那幺笨了。」

「原来是这样。」柳茹仙恍然大悟,难怪杨小天从那幺高的悬崖掉下来,一点事情也没有了。

「师姐感觉好一点了吗,如果还累的话,就再休息一下吧。」杨小天明显看出柳茹仙脸上还有疲倦之意,也不管柳茹仙同意不,双手又直接抱住了柳茹仙,柳茹仙本想推开的,但是一来自己浑身没有什幺力气,二来也不忍心伤到杨小天的心,因为杨小天先前说了喜欢自己,而直接也有点喜欢杨小天,三来杨小天的拥抱的确充满了温暖让她也有些舍不得。

柳茹仙在杨小天的怀中,慢慢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杨小天温柔的看着柳茹仙的睡姿,脑中又出现了那春宫的图片,杨小天心中好奇,不过他依旧仔细的看着那些图片,看着看着,他突然明白了过来,想不到其间居然有如此微妙的联係,杨小天在内心笑了笑,等着图片消失,他也感觉有点累了,于是抱着师姐柳茹仙也进入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柳茹仙清醒了过来,她挲着身子,打着颤抖道:「好冷,好冷。」

杨小天被柳茹仙吵醒,因为他有百年内力护体,所以不怎幺有感觉,看到师姐柳茹仙的模样,有点心疼道:「也不知道这是什幺鬼地方啊?气温也相差太大了。」

「是啊,这地方太奇怪了。」柳茹仙道:「气温那幺低又生不着火。」说话的时候身子打着颤抖,嘴唇被冻得发紫。杨小天看着心裏一阵疼惜道:「别怕,有我在。」说完把把柳茹仙紧紧抱在怀裏,并用手度了一些内力过去,来缓解柳茹仙体内的寒冷,接受到杨小天的内力,柳茹仙感觉没有那幺冷了,口中道:「师弟?」

「别说话,师姐。」杨小天阻止了柳茹仙的说话,此时,柳茹仙感觉躺在杨小天宽大臂弯裏十分温暖,她的内心再也不惧任何风雨,杨小天的臂弯好像是停泊的港湾,而她便是停泊在码头的船只,在杨小天臂湾裏她有一种回归感,在这寒冷的深夜,男女两颗炽热的心慢慢流淌交流着,到了深夜,杨小天又清醒了过来,他感觉到自己周身又开始发生了变化。

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_久久vs国产综合色

yy92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