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女儿一个也不放过

今年四十岁,年前老婆因病去世了,只剩下我和四个女儿,大女小丽二十岁,二女小娟十八岁,三女小茵十六岁,四女小华十四,今天小丽、小茵、小华都外出了,只剩下我和二女儿小娟在家。

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开了冷气也一样,小娟只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和一条短裤,坐在厅中看电视,她已十八岁了,人长得很漂亮,身段又迷人,十分丰满,看得我有点慾火高升,有时真想干她一干,但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呀。

于是我急急返回自己的房间看电影喝啤酒,看的当然是三级片,心想打打飞机望快些出了心中的慾火,但偏偏打极也不出,反而喝酒喝到想呕,我便立刻走到厕所呕。

呕呀呕,小娟以为我身体有事,一路说:爸爸你怎幺样?

一路走上来看看,怎知我刚巧回头,在门外撞个正着,我只感到撞倒了一些软棉棉的东西,我想应该是她的乳房,而小娟给我撞倒在地上,状很辛苦似的。

我立刻走上来扶她,怎知当我弯下身时,无意间给我看到她衫领下那丰满乳沟,哗,那深深的乳沟多迷人,还似在向我招手,在酒精的刺激下我已不能自制了。

就在她还在地上时立刻坐在她的大脚上,使她的双脚动弹不得,跟着一手抓着她的衣领一撕,嘶的一声,薄薄的衣衫已给我撕开了,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胸围,那个细小乳罩根本就不能包容她那大大的乳房,敢信也有35D。

简直大有破衣而出之势,而小娟只吓得不知所措,哭着的叫道:

「爸爸不要呀!爸爸不要呀!」,我以慾火攻心,那理她的呼叫,随即伸出双手粗暴地抓在她的乳房上。

「哎……」小娟痛着叫了一声,但我内心不禁讚叹一句。

「噢…真正」,虽然隔着乳罩但仍可感到十分弹手,但这又怎可满足我的兽性,而小娟这时为保贞操亦懂得反抗了,双手不继打在我身上,我连忙捉着她双手,继而抽出一只手来抓着她的胸围一撕,沙的一声,胸围给我撕破了,随即用它缚着她双手她。

而她只有不继的叫着:「乱乱……爸爸,不要呀!我是你亲生女儿呀!不要……乱……」

我现在只想发洩一下,她的话也听不入耳,跟着我便退去她的短裤,她现在身上只剩一条底裤,再伸手一拉,小娟身上剩余的底裤也给我撕破了,又随即将那条内裤塞在小娟口中,现在她想反抗也不能了,这时小娟口中被自己内裤塞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坐在她的大脚上,并细心欣赏小娟身体每一寸的肌肤,她圆圆高崇的乳房,看来十分坚挺,乳岭上粉红的乳头,十分鲜嫩,而她三角地带下的阴户,阴户外长满了阴毛,但仍可隐隐看见她可爱幼嫩阴户。

虽然她是我的女儿,但我已决定要狠狠的将她姦污,小娟现在哭乾了,木无表情,双眼呆呆望着天花板,一副任我处置的样子,一想到乱伦和强姦心中竟然有种兴奋。

她突然感到一只冰冷的手慢慢的抚摸着自己雪白的肌肤,心想着自己那幼嫩的身驱,未曾为他人抚摸过,今天竟被自己亲生父亲的手摸着,还看个全相,害羞得满脸通红,不期然紧闭双目,口中只有发出「乱……乱……」声音,身体微微抖动。

我这时将手由小娟的脸一直往下游去,当触及她那丰满和坚挺的乳房时,轻轻的一握,「呀……」小娟口中不自制的发出一声,继而全身一震。

「噢……」我心底不禁发出淫秽一声,这时我双手握着她的乳房,一手一只的柔搓着,轻轻的搓,然后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乳头,左右两边各舔一会,小娟慢慢地经不起我这挑逗,喉咙发出了「啊……啊……」的声音,乳头慢慢的硬起来了。

而这个才十八岁的小处女,乳房还是第一次的给人含啜,不一会两边乳头已满是我的口水和她乳头流出来的鲜嫩乳汁,我那会放过这个机会,先用右手将她左乳狠狠的握着,大力一抓,「呀……呀……」小娟不继的惨叫,但口中给自已内裤塞着,喉咙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跟着开口将她的右乳头含在口中品嚐一下,她的乳液甘甜无比,我用力地吸啜她的乳汁,希望连一滴也不放过,但想不到我那只有十八岁的女儿,竟像一个妇人般有这幺多的乳汁,这回我可喝个饱了,但我的左手也不闲着,一手摸着她从未曾被人摸过的地方,手轻轻按在阴户上,贴着阴户上作上下的柔搓。

「唔……唔……唔……」

小娟不继的呼叫着,看似在享受又似是想向我发出求饶,在她叫声刺激下,使我更加卖力,很快地她的阴户流出一点爱液,心想:「处女流出的爱液啊,一会真要好好品嚐。」

吸啜了右乳一会后,我将口离开她的右乳,继而放开按在她阴户上的手,闪电似的快对着右乳粗暴的握着,现在我双手各抓着一个乳房,感觉非常弹手,跟着用力一抓,「呀……痛……痛呀!」小娟不继发出微弱的惨叫,她的乳房差点也给我抓破了。

我继续狠狠握着乳房用力的搓动,不一会她那本来坚挺而又富弹性的乳房,给我不继的大力搓柔下开始有点下堕和鬆弛,我放开双手她两边乳房已满是指纹,虽是女儿但我可不是怜悯她,而是要好好品嚐她别一边的乳汁,看看是不是右乳般甘甜,我立即将她的左乳头含在口中,右手则游到她阴户上作慢慢的柔搓。

她左乳的乳汁也是甘香无比,使我吸得发出啜啜的声响,而她阴户的爱液也开始多了,是时候品嚐她的爱液,我离开了她的身体,小娟还以为我这个父亲良心发现放过了她,但她立刻知道错了,我半跪在地上跟着将她的双脚分开搭在我肩膀上。

用大腿托着她屁股细心欣赏着她的阴户,然后用手揆开阴毛,看看到底这个小处女的阴户是什幺样的,「啊!」终于给我看到那幼嫩的阴户,微微肿胀而粉红色的,但这未经人事的处女地蓬门紧紧闭着,让我看不到一丝空隙。

于是用手按着阴户轻轻的柔搓,手掌满是她的爱液,我将手放入口中品嚐下这可爱女儿的处女爱液,然后又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作细心欣赏,肉壁非常紧窄只能揆开小许,感觉上是非常鲜嫩,忍不住将舌头伸入她的肉壁内舔。

「唔……唔……」小娟口中虽然塞着自己的内裤,但仍受不了舌头的刺激而发出尖叫。

「呀呀……呀……呀……呀……」小娟终于抵受不了下体传来的快感而淫叫着,这个从未被人舔啜过的处女穴,此际正不继的流出爱液,我心想「处女爱液一定很补身的。」

我快速的用咀啜个不停,一点一滴也不放过,而我的舌头更不继的向阴道肉壁下舔,在我不继的又舔又啜下,阴道内的淫水更流个不停,一些更沿着屁股滴到地上,我内心兴奋无比,于是用力的一啜,「啜」的一声差不多所有淫水都啜入了我的口中。

而小娟这时只觉一股热气直落阴户,阴道传来阵阵快感,「唔……呀……呀……」小娟长长的尖叫着,阴道不继的收缩,我继而一看,我的小女儿现正两眼翻白,头微微的向仰着,塞着内裤的口发出「啊……啊……」呼吸声,被缚的双手向后伸得直直而拳头紧握,急速的呼吸使她的两个乳房不断摆动。

我向她说:「小娟,高潮了怎幺样呀,好玩吗?」

我又姦淫的问道:「为什幺妳不答爸爸呢?是不是不够兴奋,定是裤子塞着说不出呢」

此时我玩得性起,心想:「她出不了声真的不是味道,让她开声尖叫不是更加好吗?」

于是拿开她口中的内裤说道:「小娟,怎幺样?答应爸爸吧!」

小娟则别过面像是避开我目光,默默的不出声,可能她心想这裏是远郊叫都没用,可况更怕反抗而激起了我的兽性,我看到她的圆圆大大的眼睛下,眼角还有一点泪水,小咀紧闭,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而面对着这个十八岁的小女儿,令我兴奋莫名,于是便从新发动攻势,双手按在她的肚皮上轻轻柔搓,小娟的身体微微抖动着,看似含冤受屈但又像任由处置的样子,心裏想:不好好姦污我这个可爱女儿誓不为人,于是双手慢慢的向上游去,继而便握着她的乳房。

「乱……」小娟偷偷的哭着,身体抖动得更厉害,我老实不容气大力的一抓,小娟惨叫:「呀……痛呀……呀……爸爸不要呀!」,缓缓的将面向着我说:「爸爸,好痛呀,求求你不要呀!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的回答,则是大力的握着那丰满乳房,将它像面粉般揉搓着,继而说道:「痛吗?我宝贝女儿啊,为什幺妳现在才对爸爸说呢?爸爸弄痛妳吗?一阵我帮妳破处开苞时还更痛,妳忍耐点就没事,一会就好像妳刚才高潮般那样兴奋。」

跟着我放下她的身体站起来,对着她面前脱下裤子,而我那八吋长的大阳具已高高挠起对着小娟,在地上的她这才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东西,而且那幺巨大得像有吞噬她的威势,再听见我说替她破处开苞,此时只吓得面无血色双脚发软,真是想逃走也不能。

只在想自己好好保全了十八年的处女贞操,现在竟然给父亲强行开封,再想破瓜的痛楚更吓得差点儿头晕过去,唯一可造就是呆呆的在地上,等待着破处一刻来临。

我站在她面前,慢慢的半跪在地上,将她双脚分开搭在我两边肩膀上,用手扶着阳具,龟头对着她的阴穴外不继的扫动,待她的淫水多了才作破处一击。

我对着小娟说:「小娟,不要怕入小小不会痛的,一会妳还很爽呢!」

小娟激动得将头左摇右摆「乱……不要呀!不要呀!乱……」

我在她的呼叫中将阳具向前推送,「波」的一声阳具竟然插不进去,他妈的这个未曾开垦的处女地,竟妄想着为它的主人作出最后底抗,于是用手指将她两片阴唇分开,扶着阳具慢慢的进入,当龟头开始碰到两片阴唇外时,以急不及待的强行撑开这道处女蓬门,慢慢的整个龟头全插入了。

「噢……」我不期然的发出淫秽的呼叫,而小娟的处女地今始才被人强行进入,对于我这个访客作出了激烈反应,先是不继收缩抖动,继而紧紧将我的龟头夹在肉壁中令它难以进退。

而它的主人现在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痛楚,一对大眼只在呆呆的看着天花,双拳紧握得差点张手指插进手裏,口亦张得不可再大,喉咙不继发出:「啊……啊……」声音,似乎像藉着叫声减底下体传来的痛楚。

现在阴道慢慢的适应了被龟头的入入侵,再加上淫水不继流出,心想是时候了,我便府下身将面贴在面前,面对面的相距数吋跟着说道:「乖女,我数三声后便插进出,那时妳就是大个女了。」

小娟听罢只得呆呆的望着我,眼角不期然的流下了一串泪水,知道求我也没用,只有希望姊妹出现便可救出生天,这时我淫笑的对着她说:

「一……二……」

小娟一听我倒数,立即从口中发出微弱的哀求:「不要呀,爸爸,你放过我吧!」

哈哈!这正合我的心意,她越哀求我越兴奋,因这更可引发我的佔有慾,可况这是个处女呢,就算是女儿也不理,一于将她姦个痛快,我故意慢慢数,伸出双手狠狠的握着她的乳房,摆好阵势说:「…………三!」

「哎……痛呀……痛呀……」小娟惨痛着叫,我整条阴茎狠狠轰破处女膜直入子宫,除了被我用手抓着的乳房外,她的身驱被轰得整个向后,现在的她被摧残得梨花带雨,头部不继的摇摆,下体一丝处女鲜血沿着阴户口流落地上,身体不断的抖动。

「乱……」小娟现在只有微弱的哭声,到这一刻我已不急于进攻了,慢慢享受着处女带来的乐趣,处女不愧处女,阴道肉壁紧紧夹着我的阴茎,将阳具包容得一丝空隙也没有,阴茎这时传来阵阵暖意,说不出的快感。

阴户开始接受了这个外来者,阴道开始流出分泌来,于是我慢慢的将阴茎抽出,只留下龟头在裏面,握着她的乳房做借力,跟着再用尽全身之力向前一挺,「拍」的一声整根没入,小娟随即尖叫着:

「痛啊……痛……」

我这个初嚐人事小女儿,到现在还是抵受不了我的进攻,我对着她说:「小娟,妳现在大个女了,一会妳便会感到快感,以后不找爸爸做爱才怪。」说完抽出阴茎又是一挺。

「痛……痛呀……」小娟不继的惨叫就好像对我摇旗吶喊似的,这令我插得更加狠,根根没尽,两具不同的性器宫相撞一起,不继发出了拍拍的声响多幺动听。

小娟经我狠狠抽插了二十多分钟后,开始感受到阴茎带来的快感而不断的呻吟着,双目紧闭,口中发出:「啊……啊……」的叫床声,我继续在她的阴穴苦干,而她的乳房更被握得有点变形。

「呀…………」突然她喉咙发出了长长的叫声,口也张得大大,她已到达高潮了。

这以是第二次了,而我在听得她叫声,更狠更用力的抽插,龟头下下撞及子宫,誓要将它撞烂,小娟被我摧残淫慾了个多小时后。

我的阳具这时也传来阵阵快感直上心头,而将乳房握得更紧,阳具抵着她的子宫,继而口中发出污浊声响「噢………啊……」在这一刻我做出了天地不容的事,龟头向着子宫射出了污浊的精液,多得有一些还流出阴户外。

发洩之后我软软倒在她身上,只听得小娟在我耳边发出微微的哭叫,回过气后才发觉小娟双手仍被缚着,我便将她解开,而小娟那会想到处女之身会被亲生父亲所破,下体还留有父亲的精液,一手将我推开,便飞入浴室希望洗去阴户的污垢。

对她的举动我毫不理会,因我还要想想将她怎样摧残玩弄,而且我还有三个女儿可姦呢!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淫贱老师
下一篇
台北酒店的一夜

猜你喜欢

  • 16岁的阿牛系列-换妈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200阅读

  • 丈夫不在家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925阅读

  • 有钱人的性游戏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754阅读

  • 被人操翻的新娘

    不伦恋情2020年04月16日36阅读

  •